区块链沙盒游戏一块虚拟土地凭什么价值60万

| | 0 Comments

如今的公链,仍笼罩在博彩的阴影下。不过,与去年“博彩公链”EOS 独领风骚相比,今年的 DApp 生态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。

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虾农、鳄鱼、竹鼠链游

2014 年 9 月,微软公司宣布以 25 亿美金收购 Mojang 团队及其旗下的 SL 产权;去年年初,沙盒游戏 Minecraft(我的世界)在各平台的总销量超过1.44亿,成为史上仅次于俄罗斯方块的第二畅销电子游戏。

“在这款沙盒游戏中,有官方参与的环节只是基础,主力还是玩家,他们可以自由发挥想象力,设计出各种天马行空的创意。通过他人的认可,玩家也能获得 MANA(DCL 内部的流通代币)激励。”石广介绍说。

如果把沙盒概念引入游戏,指的就是那些自由度高、玩家可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游戏,开放式场景、动态世界、随机事件和无缝衔接的大地图是其主要特征。在互联网历史上,曾出现过第二人生(Second Life,SL)、我的世界(Minecraft)等多款优秀的沙盒游戏。

“NeoWorld 和 DCL 正好是两个极端,前者是设计师已经设计好了的,固定玩法、固定建筑”,他表示,“玩家能做的就只是在设计师低矮的创意天花板下面找到乐子,游戏币也只是玩家参与枯燥玩法,获得的奖励。”石广总结道,“没意思,挺无聊的。”

“最近的日活估计在几千左右吧。”深度玩家几米告诉 31QU,对比明显的是,去年最好的时候,这个数字约是 2.3 万。

但是,战线拉得极长的 DCL,或许只有到客户端上线,才能让玩家们一探虚实。

即便不是投机,区块链游戏还面临着其他问题,比如游戏的资产价值问题。

石广设想的围绕 DCL 可能发生的主体联系

“至于代币的涨跌,不是我能控制的,目前不太关心。”石广告诉31QU。

没有独创性和持续性的游戏,迅速被新项目替代,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,作为链游创业者和玩家来说,如何找到一个既好玩,又能很好融合区块链技术的游戏?

只是,这种放置类游戏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“因为看好虚拟世界,我关掉了工厂”

“我觉得实体世界的产品,不管是工业品还是消费品,都已经饱和了,但是进入虚拟世界,那里的需求是上不封顶的。”

不过,在尝试过 NeoWorld 游戏之后,这款游戏留给石广的印象不算太好。

不过,即便如此,曾吸睛无数的博彩,似乎也无法给公链带来新的流量了,没有了投机者肆意生长的沃土,公链破局的重任,似乎更急迫地要落在的真正落地的 DApp 身上。

“就像早期的加密猫,这类游戏基本上很依赖速度,需要有人去接盘。”长期关注 DApp 的玩家肖玉表示,这类游戏开发门槛并不高,“很多代码都是抄的前人”,玩家盈利的关键还是在于早入场、早出手,“不然很快就会没人买。”

能用杨戬打上120星的,全网独此一份,再无他人。

“自成经济体系的意思是能先循环起来,不是闭环,之后能不断有新元素加入的,甚至包括能与其它虚拟世界连接起来。”

但石广也清楚,虚拟世界中的“事业”也不轻松,“开了商店要创造商品,要推广,还要维护,需要专门的人设计、建模、做模型,还要帮他们代卖服装”,“后面肯定要招人的。”

一般来说,也只有技术流的主播或者路人王才会一直坚持打下去,因为他们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冲到多少星。

资产归玩家所有、自主支配,这个声称能突破传统游戏桎梏,曾被很多区块链游戏主打的亮点,似乎也没得到很好的解决。除此之外,“没有好玩的游戏”也是目前区块链 DApp 面临的主要问题。

据了解,虽然目前的区块链游戏包括养成、沙盒、卡牌、策略、RPG(角色扮演)、放置等多种类型,但真正称得上好玩的游戏,屈指可数。

简单理解, DCL 就是区块链加持的 SL。

曾是 SL 早期玩家的石广表示,虽然 SL 开创了一个时代,也抵达了沙盒游戏的巅峰,但如果只是一款单纯的游戏,依旧无法长久。

而这一次的登顶,虎牙方面给了寒冰最佳的推荐位,当天寒冰的人气也突破了200万。他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杨戬这名英雄是可以打高端局的。

在S15赛季,杨戬再一次得到了增强,经过体验服的测试,叠满40%冷却之后,一技能只有2.6秒,二技能也只有3.6秒。

“与通证经济相结合,激励玩家不断参与其中”是这类游戏融合区块链的主要做法,但依赖代币流通价值,吸引新玩家进场,却忽略沙盒本身魅力的链游,很快就会面临问题。

很多观众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,其实是因为101星在新赛季继承的段位已经是最高的了,哪怕打到150星都是继承同样的段位。在S15赛季大家都是在一个水平线开始,但是101星再往下打,很容易再掉回来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DCL 还是未来其它虚拟世界的门户与入口,就像20年前的搜狐、新浪一样。”在他看来,融合了代币经济模型的虚拟世界,在游戏内部就有可能自成经济体系。

“相对于 DCL ,NeoWorld 优势应该是在于落地,它从立项到现在,才刚刚过去一年多,却已经上线九个月了。”几米表示,在 NeoWorld 大火的那段时间,也出现了很多仿盘,但“基本没活过 3 个月。”

“我最近已经不玩 DApp 了。”一位曾热衷各种博彩的区块链玩家耿浩告诉 31QU ,自去年 11 月参与的某个 DApp 无故停服后,他就再没去玩其他 DApp 。

“颠倒现实中标榜成功的指标,创造一个极端民主的空间,让玩家过上想象中的生活”,这是 SL 的最初设想,在 SL 的虚拟世界里,所有的景观都由用户构建,人们可以自主定义与别人交互、玩耍、做买卖、交流的方式。

“我准备在土地上开商店,帮助设计师们卖虚拟的游戏卡片、人物模型,还有服装,主要还是卖服装。”这是石广目前的规划。

这意味着,借助区块链、自称经济体系的虚拟世界,未来将完美还原现实世界,或者创造一个新世界。

突破沙盒类游戏的瓶颈

而对于游戏的趣味性问题,几米曾在文章中分析,早期的版本“可玩性一般”、“免费玩家感受比较单调”,但发展到现在,NeoWorld 已经开发了多种玩法,玩家也开发了多种副本,“目前 NeoWorld 有基础、住宅、竞技等几大类副本,是可以充分发挥玩家的创作能力的。”

但在 DCL 中国区负责人 Jason Hu 看来,NeoWorld 并不算是“真正的沙盒游戏”,“如果只是单纯地加入代币,而不是从底层系统上采用去中心化的理念,吸引来的只会是薅羊毛的‘玩家’,对整个游戏的发展反而是不长久的。”

石广告诉 31QU,他以前是开机械厂的,去年刚把工厂关掉,“其实我是在知道 DCL 准备做虚拟世界,与现实对比之后,做出决定的。”在经过深思熟虑后,有游戏策划经验的他,决定将下一份事业放到虚拟世界里。

去年 12 月底,波场上出现的一款放置类区块链游戏——“波场虾农”大火后,游戏开发者就像商量好了一样,第二天就出现了四款类似的游戏,这类 DApp 也很快占领了波场公链日活的前几位。

“当年玩 SL 的玩家岁数渐渐大了,新生代也看不上这个 10 多年前的游戏,加上 SL 没有很好的激励机制,老玩家再沉迷其中,也是只是为了游戏而游戏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石广为化名)

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部分玩家才代表了最高的水平,他们在反反复复的涨星和掉星之间前进。而寒冰就是其中一位。寒冰最令网友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拿手英雄—杨戬。

不过,距离赛季末还有几天时间,榜首的位置许多人依旧在虎视眈眈,寒冰刚刚登顶区第一,马上就看到有人打上了121星,看来这个位置不好坐呀。

各位小伙伴,你们觉得S15赛季,杨戬这名英雄可以崛起么?

今天,31QU 给大家介绍一下被认为有可能诞生杀手级 DApp 的区块链游戏,以及该领域中有可能突破传统模式的沙盒游戏新玩法。

据 31QU 了解,目前市面上,已经有Decentraland(DCL)、HashCraft、NeoWorld、产品进化星球、加密大都会等多款同样打出沙盒牌的链游。此前,31QU 曾分析过 NeoWorld 的玩法,详情请查看《第一代区块链游戏陨落,新的赛道,谁能杀出黎明?》。

“即便说游戏的资产归用户所有,如果游戏真的凉凉,基于项目发的代币也没法卖掉啊。”一位在 2017 年就开始玩加密猫游戏的玩家表示,尤其是那些养成、放置类游戏,虽然可能采用的是 ERC-721 协议,道具、宠物都还在自己的账户里,但“早就没了交易量,也是另一种方式的归零。”

“沙盒游戏是个圈子的游戏,当年 SL 在国内也有仿盘,但玩家特别少。如果 DCL 这样的虚拟世界内部就能自成体系,也能吸引更多的模仿者,整个生态会更加繁荣。”

而更多类似的尝试,比如 NeoWorld,或许并非“真正的区块链游戏”,但凭借着快速的落地优势,也是有可能逐步根据玩家需求,及时调整,最终打造出一个好玩、持久的虚拟世界的。

DCL 是一个架构于区块链上的虚拟世界,玩家可以在土地(Land)上任意创造呈现的内容,比如静态的 3D 场景或者一家虚拟电商,甚至一个可以和使用者互动的游戏。

根据 DCL 目前的开发进度,距离开放仍有一段时间,“已经等了近两年了,剩下的耐心总是有的。”石广表示。

在石广设想的 DCL 虚拟世界里,3D 模型设计师、独立开发者、游客、地主、官方各司其责、各行其事,“在这个自由的世界里,会有专门的游戏设计师、人物建模师、服装设计师、广告商等职业提供搭建新世界的元素。”

区块链+沙盒游戏或许是一个能兼顾技术、趣味的方向。

“目前这款游戏的留存度,对传统游戏来说已经叹为观止了。”几米表示,对于通证产品来说,币价下跌总会影响活跃度,“这很正常”。

寒冰虽然一直以来都是技术流主播,但是因为他的英雄池不深,所以并没有像其他技术主播一样受到网友的广泛关注。

游戏里甚至还流通了自己的虚拟货币 Linden Dolla,玩家可以在专门市场、Linden 实验室或其他公司,将虚拟货币兑换成现实中的美元。打造了一个庞大的、独具特色虚拟世界的 SL,一度被誉为互联网的未来。

石广表示,他希望出现更多的模仿者,这样才有可能让整个生态更繁荣,也能让虚拟世界产生更多的可能。

一直以来,网友都是看到主播们冲刺101星,觉得101星就已经很了不起了,因为一般都是打到101星就不往下面打了。

从愿景来看,沙盒游戏倡导的玩家深度参与、可持续性生态,加上区块链自身独特的代币激励机制后,或许真的可以开启一个新的虚拟世界。

沙盒,英文是Sand Box,本意是指给小孩玩的一个装满沙子的区域,孩子可以在盒子里随心所欲地用沙子搭建城堡等东西。

事实上,耿浩只是去年年底大批玩家规模退场潮中的缩影,由于博彩链游带来丰厚回报预期被打破,本着投机目的进场的玩家,很快如鸟兽散。

届时,杨戬将有机会回归一线战士的位置。而寒冰是否会使用增强版的杨戬更上一层楼呢?

3 月 29 日,科技媒体 TNW 报道称,根据其从 DappRadar 提取到的数据,发现目前波场(Tron)上 95% 的交易量来自博彩或资金盘 DApp,与之相比,EOS 上“仅”有 70% 的交易量来自博彩或资金盘 DApp,而以太坊的这一比例已经下降到 2%以下。

不过,石广也认为,DCL 有可能迸发出比 SL 更神奇的魔力。

不过,无论多好的设想都还处于萌芽,因为他的所有设想,都基于 DCL 本身开发与建设。

不过,在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后,富有盛誉的 SL 却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事实上,瞄准“沙盒游戏+区块链”商机的,不仅 DCL 一个团队,还有其他团队。

也就是说,仅从公链 DApp 数据看,波场已经接过博彩和资金盘的棒子,晋升为新的“博彩公链”。

进入 2019 年,NeoWorld 的矿池快速通缩,玩家收益大幅下滑,赚钱效应开始消退后,用户活跃度也开始下降。

仍然看好虚拟游戏未来的石广,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区块链游戏,他如今的身份是 Decentraland(DCL)的忠实粉丝。

不过,必须承认,目前融入区块链技术的沙盒游戏,大多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。早在 2015 年就已启动的 DCL,凭借着优势收获了众多死粉,他们有“放长线钓大鱼”的耐心,也有“早产儿都成了四不像”的洞察。